上一篇:定制代孕双胞胎的三个母亲

各种求子方法代孕,领养

 

“富人找代孕,中产阶层不愿意领养残疾儿童,农村的穷人购买儿童。”陈律师认为,这就是中国的求子乱象。

  对富人而言,解决生育需求,可以通过代孕渠道,但对普通人而言,也就只有通过收养渠道了。收养没有市场操作,只有通过亲朋好友转送、福利院领养等途径,但中国收养法规定收养人必须同时具备几个条件,比如无子女、有抚养和教育被领养人的能力、没有患有不宜收养的疾病,以及年满30周岁,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婴,年纪相差必须40岁以上。

  陈律师认为,这样的收养条件过于苛刻,让有领养需求的人望而却步,但影响中国人收养的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在观念上。由于信仰差别,中国家庭领养孤儿大多怀有功利心,喜欢挑选健康儿童,甚至有些人对孩子的长相、智商都有很高的要求,对残疾儿童则鲜有问津,也正因此,中国不少残疾儿童最终不得不交由外国家庭领养。

  对农村不孕不育家庭而言,代孕与领养这两条路径都不切实际,只得求助于人口买卖,因而又助推了另一个犯罪问题:拐卖儿童。

  近年来,国家加大了打拐的力度,一批被拐卖至农村地区的儿童得以解救。但解救只是迈开了解决问题的一小步,以深圳儿童福利院为例,近年来解救出来却找不到亲生父母的8名被拐儿童长期寄养在福利院,按照现行法律规定,他们不符合被领养条件,又不得送回养父母身边继续抚养。

  对被拐儿童、被拐儿童的家庭乃至于曾经购买收养被拐儿童的养父母家庭而言,这都是一个人伦的悲剧。尤其对被拐儿童,他们已经与养父母建立了感情,解救后如果无法给他们提供一个正常的家庭,无异于第二次被拐。陈律师认为,这个问题亟待解决,应该让有领养需求的家庭领养这些儿童,或者暂时寄养养父母家中,待亲生父母找到再送还。

  但这样做同样存在争议,因为恐会变相纵容了买卖人口的行为。法律规定,对收养被拐儿童的家庭,只要没有虐待以及阻挠解救的行为一般不予惩处,其目的也正是防止收养家庭藏匿儿童,不配合解救。“当然,人们也在质疑,这样做,打击力度不够,无法从根源上解决拐卖问题。”

  对代孕、非法买卖精子这样的行为,法律上还是空白,“它不属于非法买卖人体器官,我认为可以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管理,如果在医疗机构构筑一道堤坝,非法代孕将无法实现。”但现实的残酷就在于此,医疗机构为非法牟利铤而走险,为违法行为提供便利,一些机构甚至想方设法抢夺不孕不育或者非法生育市场的蛋糕。

  “治疗不孕不育的医疗机构越来越多,无论是代孕还是非法买卖精子、卵子甚至买卖儿童,我相信这些家庭在做这些动作之前都曾求助过医院。”陈律师解释,不孕不育是个利润丰厚的大市场,过度医疗甚至打着治疗不孕不育旗号诈骗大行其道。“不孕不育的医疗黑幕太多,即便产生纠纷也会当做医疗纠纷处理,除非,哪一天你暗访,医院承认就是想骗钱,那才构成诈骗。”

  “现在的人啊,有了钱,什么都敢干,为了钱,什么都愿意干!”他感叹。

  生育危机可以求助技术手段,道德危机向谁呼救

相关内容:

社会真正了解大众不孕群体的代孕需求吗

讲究科学的代孕方法才能圆你做父母的梦

鄂州市代孕专项督查没有发现问题

爱和希望以及传宗接代都可以通过合肥代

以前流产过的代孕妈妈现在还能再次代孕

各种求子方法代孕,领养

代孕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行业

印度代孕禁令引“市场混乱” 不再充当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