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:合肥DoNews代孕工作室对卵子的筛选近乎苛刻

有老板愿意找合肥代孕花500万元生儿子

 

 陈律师的这个朋友是上海某民营企业的老板(化名“老张”),今年60多岁,膝下两女,但两个女儿都是丁克族,为此老张守着过亿家产很是苦闷,整天想着生个儿子传宗接代。两年前的一天晚上,老张向陈律师提出可否帮他物色一个女的代孕,并点名要求女子来自四川或东北。

  陈律师通过自己的圈子终于物色到了一个30岁的四川女子,拨通电话,暂居北京的这名女子当场答应可以提供代孕服务。在中间人的安排下,男女双方在北京会面,一拍即合,女子虽然离过婚且有一个女儿,但老张对她的姿色以及学历背景还是颇为满意。

  两个人回到上海后设宴酬谢陈律师等中间人,并要求陈律师做担保人,指导双方签署合同,约定,如果生下来是儿子,女方负责抚养,但男方必须给女方在上海买一套房子,无论大小,在深圳再买一套大房子,因为男方妻子在上海,蒙在鼓里,上海不能长住。

  在陈律师的提议下,老张还答应给女方再买一个商铺并在银行账户存100万元保证金。熟料,这些苛刻的要求,老张一口答应,自己喊出口号:生个儿子500万元!

  私下里,老张跟陈律师表示,儿子生出来,财产都可以给他继承,但必须要做DNA鉴定。而女方则表示提供代孕甚至像二奶一样被包养起来也无所谓,这名女子表示,她本身就想再生一个孩子,至于父亲是谁,她无所谓,如果嫁人,搞不好对方还养不起孩子,现在帮老板代孕、抚养孩子,既满足了自己生孩子的需要,又衣食无忧,何乐不为,“想通了!”

  谈妥条件后,两个人开始同居,但半年后女方仍无法怀孕,检查后发现是男方岁数过大,精子活力不够,于是老张再次找到陈律师,期望引荐中介人工授精。

  陈律师就这样通过关系找到了中介,中介在美国,一周后回国直飞上海,与陈律师、老张面聊,报价20万元。因为与老张是朋友,陈律师决定帮他再找一个便宜的中介,于是通过关系找到广州某医院,对方坦言,内部价3万元,且可以筛选性别,并提议,如果陈律师想赚钱,可以对外报价10万元。

  陈律师碍于情面没有直接报价,而老张最终又通过另一个渠道找到了深圳某医院,并在那里做了人工授精手术。“他跟我抱怨最后还是花了20万元,杂七杂八收了不少费用。”

  如今老张找的代孕母亲已经怀孕快三个月,老张又开始谋划找中介解决孩子出生问题,他心仪美国,中介开价20多万元,他觉得换一个美国绿卡,值!但跟中介接触后,他突然有些后悔,因为看到中介拿出来的各国代孕女子的画册,这才发现原来还有更漂亮的外国代孕女子。

  “想生个混血儿都可以!”

相关内容:

请及时接受合肥代孕的专业生殖健康咨询

试管婴儿代孕手术有哪些基本操作步骤

排卵期出血还能不能代孕?

屁股大的代孕妈妈更容易生男孩

子宫不孕的特殊治疗方式及其效果评估分

选“林妹妹”般伤春悲秋的代孕妈妈孕育

代孕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行业

俄罗斯真的要靠代孕来度日子吗?